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:日月可鉴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?派小说网? [ www.paitxt.com ] 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到了这时,张静一才明白。

    难怪这锦衣卫没有人愿意来做大汉将军,哪怕是做宦官,好歹人家还可以来回跑动,偶尔说一会儿话呢。

    而在这里,大汉将军是没有所谓百户、校尉的区别的,毕竟都是站岗的,站岗的百户,也不会比站岗的校尉要高级一点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还不是如此,因为张静一发现,那老千户果然没有骗自己,皇帝常来西苑,所以这里的规矩更加的森严,天启皇帝的毛病还特别的多,比如张静一理论上是清早来当值,到了傍晚则换岗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却不是如此,因为皇帝是日上三竿才起来,而且还爱好熬夜,大半夜的不回后宫搂着妃子们睡觉,居然在这勤政殿里一直耗到三更才回去就寝。

    皇帝在此,禁卫是不允许换岗的,于是张静一只能熬到皇帝摆驾回了内宫,才允许下值。

    这一日站下来,张静一已觉得自己的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,只觉得两腿灌铅一样。

    其他一些在西苑里当值的大汉将军们,见来了个新的百户,也都好奇,下值的时候,众人凑上来,第一句话便是:“张百户,你是得罪了谁才来西苑的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好心人教授一些张静一生活小技巧,比如下值了泡泡脚,裹脚布要多缠一些,范阳帽子里也要多垫一层软垫。

    一连许多日子,张静一对于天启皇帝恶劣的生活习性可谓是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正午用完了午膳之后,天启皇帝往往会在勤政殿看一些内阁大臣的票拟,或是做一些小木工。

    当然更多的时候,是等日头下山之后,操起刀剑来起舞。

    偶尔会骑上马,带着一群强壮的宦官们练习马术和弓箭。

    似乎这位天启皇帝永远都是精力充沛的,这倒与张静一通过一些历史片段所了解到的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司礼监。

    魏忠贤总会在这个时候,埋头看一些内阁送来的票拟。

    大明朝的权力机构像是一台老旧的机器。

    天下发生了什么事,通过官员上奏送到内阁。

    内阁的大学士们,相当于半个宰相,对这些奏疏进行批阅,在看过奏疏之后,再根据自己的经验,在奏疏之下写上自己的建言,这便是所谓的票拟。

    形成票拟之后,再经过通政使司送进宫里,送到皇帝的手里!

    皇帝看奏疏的同时,再看看内阁大学士们的建议,选择是否按照阁臣们的意见去办。

    若是皇帝觉得阁臣们的票拟没有问题,则送司礼监进行批红。

    魏忠贤乃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,每一个内阁的票拟,都需他来过问。

    显然他很珍视这一份权力,所以会在这上头花上很多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坐,魏忠贤便花费了两个时辰,等他抬头起来时,忍不住活络了有些酸疼的胳膊,却见几个宦官,正恭顺的站在角落,随时听候自己的差遣。

    魏忠贤突然想到了什么,便道:“那个张静一怎么没有动静了?”

    小宦官没有想到,九千岁居然还记挂着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百户。

    小宦官支支吾吾地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魏忠贤面上古井无波,淡淡道:“没来拜见咱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听说过,倒是听说他主动请缨去西苑当值了,还听说他人缘好,西华门钟鼓楼的郑千户很喜欢他,说他是个人才,传闻是张静一送了他礼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冷哼一声,就没有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小宦官顿时紧张起来,九千岁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良久之后,魏忠贤又低头看票拟,却冷不丁的慢悠悠道:“人拜错了庙门,可是要贻误终身的啊。”

    小宦官不敢搭腔,心里却明白了。

    九千岁还是爱惜人才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九千岁更爱面子。

    一个传旨的太监,那张静一送了珍珠,一个小小的千户,他也凑上去送礼。

    可九千岁这儿,却是丝毫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九千岁稀罕你这一点礼吗?

    当然,稀罕还是稀罕的,谁不晓得九千岁爱银子呢。

    可……你见人就送,进了宫来,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也难怪九千岁心里惦记着了。

    毕竟当初希望有多大,现在失望就有多大。

    小宦官意味深长地看了九千岁一眼,却见魏忠贤此时似已忘了这件事,浑然忘我的,又拿起票拟看得入神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练剑。

    骑马。

    做木工。

    继续练剑。

    做木工。

    张静一这木桩子,每日所见所闻,大抵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已开始觉得天启皇帝有点二了,这人脑子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做昏君难道不该有点做昏君的觉悟?

    酒池肉林搞起来啊。

    又是熬夜。

    夜半三更。

    张静一乖乖的站在这勤政殿外。

    却见一个黑影,骑着马,带着一长串的宦官们来。

    来人下了马,立即有宦官小心翼翼的上前,掏出了手巾,给来人擦拭着额上的汗液。

    这人气喘吁吁,任宦官摆布之后,显得很兴奋,随即道:“尔等看朕今日的剑法是否又精益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宦官们纷纷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剑术如神,天下无出其右。”

    皇帝却显得很不满意,咕哝着道:“朕有自知之明,不过比寻常人好一些罢了。想来朕的剑术,无论如何也及不上那斩杀了赵贼的张静一的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?

    张静一背对着皇帝和宦官们,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宦官们听了皇帝的话,却纷纷道:“那张静一算个什么东西,哪里可以和陛下相比,陛下的一根手指头,便教那张静一趴在地上一辈子都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踏马的,虽然好像这是实话,以天启皇帝的武力,确实不需要一会儿功夫,自己只能趴在地上叫爸爸。

    可这话从别人口里说出,侮辱性就很强了。

    “对呀,张静一算什么,啊呸,不及陛下万一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又懵逼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是很有求生欲的,努力地憋着想要爆发的冲动,大汉将军的规矩,是决不允许贸然开口的,这是祖训,违反者杀无赦。

    却听那皇帝的声音道:“胡言乱语,张静一都不算什么,那岂不是说赵贼也不过尔尔吗?”

    宦官们见龙颜大怒,便不敢发话了。

    张静一听到这里,顿时浑身舒畅,没想到,自己竟还如此牛逼,哇哈哈,我张静一现在也算是名人了。

    却又听皇帝道:“张静一可堪比我大明的恶来、樊哙啊。难得我大明还有如此忠勇之人。”

    宦官们短暂的沉默,却冷不丁的有一人道:“奴婢却听说了外头一些事,说是这张静一历来就好吃懒做,不只如此呢,这厮当初,竟连祖宗都不要了,竟哭着喊着要入赘去南和伯府,陛下,您说说看,这等连祖宗都不要的东西,他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张静一差点一口老血要喷出来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招惹了这些该死的阉狗了,这些家伙居然这样卖命的黑他。

    张静一此时只恨不得转过身去,飞起一脚,将那该死的宦官踹飞。

    果然,皇帝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先前说话的宦官又道:“陛下,所谓不孝即不忠,这又不忠又不孝的玩意,便是有撼山之勇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皇帝又踟蹰了。

    张静一的心已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他很强冲动的咆哮,辩解一下当初想要入赘,其实……好吧,其实这缺德事自己真干过。

    气氛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却突的听皇帝道:“你们说的也有几分道理,不过尔等个个阉割入宫,这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你们不能延续香火,不也是大不孝吗?朕来问你们,你们可忠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。

    一干宦官们顿时哭爹喊娘起来,个个干嚎道:“陛下,奴不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奴婢的忠心,天地为证,日月可鉴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现在便可为陛下去死。”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  [ www.paitxt.com ] ?派小说网? 更新快无弹窗☆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