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:刮目相看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?派小说网? [ www.paitxt.com ] 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此时的张静一,心头就像是被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心里忍不住道:不会吧,不会吧,这是要作死了吗?历史到底有没有改变,明天会不会落水?

    他心里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听到皇帝懊恼地道:“不下苦功夫,怎么能有进益呢?想那击杀了赵贼的张静一,定是悬梁刺股,每日闻鸡起舞的人,如若不然,以赵贼的彪悍,怎么能手刃了他?说起这张静一,朕倒是想要见一见,他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张静一在心里不禁道: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大变活人?

    当然,这时他是不敢轻易打话的,宫里规矩太严格了,皇帝不过是叶公好龙……还是小心谨慎为好。

    这宦官似乎露出了迟疑之色,随即道:“陛下,区区一个锦衣卫百户,谁晓得他在锦衣卫何处当值?陛下若是格外召见,只怕群臣见疑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这宦官听到了某些风声,魏忠贤并不喜欢张静一这个人,而至于张静一到底在哪,谁知道呢?

    只晓得做了大汉将军,可是紫禁城和西苑这样的大,单单城门就有十几个之多,还有数不清的城门楼子,各处宫禁,金吾卫和锦衣卫的这些禁卫,每日当值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!天知道死哪去了,何况一个百户,实在没人会在乎。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开始显得不悦起来:“怎么,张静一得罪了魏伴伴?”

    “呀。”小宦官一听,吓住了,慌忙道:“不不不,陛下……这话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皇帝似从小宦官的错愕中洞察了什么,他显得闷闷不乐的样子:“定然是魏伴伴不喜张静一了,如若不然,你们这些东西,怎么上赶着说张静一的不是?朕想见张静一,你们也敢推诿!”

    话音顿了一下,皇帝一副若有所思的口吻:“怪了,张静一怎么会得罪魏伴伴呢?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叹了口气,却没有再说话,背着手,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张静一默默地吁了口气,心里也生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得罪魏忠贤了?

    只是想到明日皇帝要游船,张静一又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!

    他很清楚,或许……历史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可能只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皇帝今日早早离开西苑,所以张静一可以早早与人换班。

    下了值,便匆匆回了家。

    而这时,家里早有人在等候着他了。

    张天伦显然早已得知了消息,显得忧心忡忡,邓健和王程欲言又止,却被张天伦的眼神止住。

    让人摆好了碗筷,父子四人各自落座,就在这庭院里,似乎张天伦三人都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张静一却是饿了,拿起碗筷便大快朵颐,心里却又忍不住想着明日皇帝游船的事。

    不知明日他能不能登船,若是不允许登船,只准许皇帝和宦官上船,万一历史上的事重演,只怕在湖畔的他,想要救也难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张天伦终于开了腔:“我听卫里的人说,那陈煌已经入宫去告状了……静一啊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张静一方才心不在焉,却还是把张父的话听了真切,咧嘴一笑道:“父亲放心,没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告状?闹出这种事,没有人会保陈煌的,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张天伦,张天伦的面上带着无以伦比的焦虑。

    其实张静一从旁人所了解到的信息是,自己的父亲是一个很坚毅果敢的人,毕竟常年在锦衣卫,而且还曾去过辽东刺探军情,这样的人,肯定不会轻易显出焦虑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就是关心则乱,毕竟关系到了自己的儿子,亲的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一次的牢狱之灾,显然也让张天伦变得处事更为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张天伦叹了口气道:“何必要去惹事呢,陈煌这个人……并不只是百户这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邓健忍不住道:“其实当初若是三弟去了北镇抚司,而不是做大汉将军,咱们兄弟二人正好去三弟的百户所,受三弟管辖,又怎么会惹出这样的事来?”

    一说到张静一做大汉将军的事,大家又惆怅起来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有了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,结果失之交臂了。

    张天伦只苦着脸,似乎担心张静一想不开,便道:“好了,好了,别说了,静一既然想入宫去当值,也没什么不好,眼下该担心的是那陈煌狗急跳墙才是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……

    外头突然传来急促的拍门声。

    张天伦心里有阴影,一听拍门,便吓了一跳,接着连忙起身,忐忑不安的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谁料这门外,竟是千户刘文大喇喇的带着两个护卫进来,刘文开口便道:“张贤弟,你儿子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张天伦已是吓得脸色铁青,忙道:“出了什么事?莫不是那陈煌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刘文看着风声鹤唳的张天伦,却是咧嘴……笑了:“陈煌……陈煌那狗东西,胆大包天,魏公公已经亲自下了条子,命人将他锁拿诏狱,此人……必死无疑了。不只如此,咱们东城千户所,奉旨彻查陈煌,抄没他的家产!老夫思来想去,你这儿子,可了不得啊!陈煌历来是老夫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哪里想到,竟被静一这小子除去了。呀,你们正在吃饭?来来来,给我也添一对碗筷,老夫要和静一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文已大喇喇地推开张天伦,直接到了饭桌跟前坐下。

    他喜滋滋地看着张静一,目光明显的变得有所不同了:“从前只听人说,静一是个糊涂人,可如今在老夫看来,这孩子实在是不可多得的瑰宝啊!不过………可惜啦,若是他在北镇抚司,老夫定要好好的提携,只是入了宫……”

    这卫里上下,谁不知道……张静一入了宫,便等于断绝了自己的前途。

    刘文此时生出了爱才之心,他原本只觉得张静一是个寻常的后辈,虽立了功劳,但也不会过于的关注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,陈煌一垮,他陡然意识到,这个小子有些不简单。

    陈煌下了诏狱……

    张天伦听到这个,心里一惊,这一切让他始料不及,而且还是魏公公亲自下的令,那就算是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……自己这儿子,竟是生生将陈煌整垮了?

    他娘的……怎么自从儿子吃了干饭之后,就跟从前天壤之别了?

    此时,刘文在旁嚷嚷道:“来,取酒水来,快去取酒水…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张天伦和刘文算是老相识,二人在东城千户所一个千户,一个副千户,虽然千户前头还加了一个副字,放屁都不香,可好歹也是同僚。

    张天伦此时也热情起来,忙不迭去取家里酿的米酒。

    邓健和王程一见到刘文,立即变得拘谨起来,倒是张静一显得落落大方。

    入宫最大的好处就是里历练出了胆色。

    毕竟,连皇帝都经常在你的眼前晃悠,虽然人家也不理睬你,可至少……你也是见过皇帝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眼前不过是个锦衣卫千户,有什么好怕的?

    张静一露出从容的笑容道:“见过刘世伯。”

    刘文颔首,很满意张静一的表现,道:“这一次,陈煌算是永世不得翻身了。老夫很欣赏你,你有没有想过调来东城千户所?想从宫里调到北镇抚司来,的确是有些麻烦,不过若是有人肯帮忙,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张静一,一刻都不肯松懈。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  [ www.paitxt.com ] ?派小说网? 更新快无弹窗☆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