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:人头作保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?派小说网? [ www.paitxt.com ] 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李文达这样的人,对于天启皇帝来说,就是一只苍蝇!

    你不拍他,他总围着你身边转悠,让人不厌其烦。

    可你若是拍死他,他血肉模糊,脏了你的手,就足够让你恶心老半天。

    偏偏李文达还不只是一只苍蝇,因为苍蝇的背后,还有数不清的围观者!

    大家都张大着眼睛,就等着你来拍,你只要动手,围观的人便一个个捶胸跌足,像死了老娘一样,泣不成声,痛斥你天启皇帝不是东西,你怎么干这样的事,难怪……你生孩子没……不,难怪你生不出孩子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当然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在魏忠贤的怂恿之下,他确实动了杀意。

    可还有一点点的犹豫。

    张静一这个时候说自己有了主意,让天启皇帝忍不住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对张静一已经有了足够的信任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信任是一回事,当得知张静一并不是靠武力斩杀赵贼的时候,天启皇帝的内心是稍稍有一些失落的。

    这个人……赤胆忠心,就是本事没有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,天启皇帝让张静一随扈左右的原因。

    自己人嘛。

    就跟着朕混着吧。

    “李文达会乖乖给朕谢罪?”天启皇帝一副不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文臣,他是深有体会的。

    张静一所言,就好像是痴人说梦一般。

    张静一正色道:“能否请陛下,让卑下细细看一眼这份奏疏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听罢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家伙……很会来事啊,怎么,还想夺咱司礼监的权不成?

    天启皇帝不禁失笑:“准。”

    他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张静一随即便认真起来,捡起了奏疏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大胆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不能单纯以忠诚的形象混入天启皇帝的队伍里。

    他要显出自己的用处。

    其实这份奏疏,张静一在刚才就瞄了几眼,大抵看过内容。

    可现在认真细看,却忍不住赞叹李文达的好文采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控诉的奏疏。

    很有当初海瑞痛骂嘉靖皇帝的风采。

    话说……现如今这些言官,也学会内卷了。

    明初的时候,大家是不敢骂皇帝的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开始出现一些小骂大帮忙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,变成了苦口婆心的骂。

    直到海瑞横空出世,直接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以至于后来,你言官想要苦口婆心,想要小骂大帮忙,在天下人的眼里,都变成了谄媚了。

    所以你想要出头,就必须得骂的比海瑞还厉害。

    李文达的厉害之处,就在于将天启皇帝骂的一钱不值,同时还痛斥了天启皇帝宠信奸贼!

    至于谁是奸贼,这就见仁见智了。

    反正张静一看到这里的时候,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了一眼魏忠贤。

    魏忠贤脸都绿了,瞪了没规矩的张静一一眼。

    你瞅啥?

    张静一立即低下头去,不禁有些肝颤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九千岁,还是如日中天的,不宜得罪。

    当然,张静一最有兴趣的却是,李文达的用典。

    所谓用典,便是找个古代的事例作为参照,借此来讽刺天启皇帝不对。

    而这奏疏里,用的却是宋朝的典故,说是宋朝自开科举以来,自宋太祖赵匡胤以来,便优待士人。

    可到了现如今,皇帝对于士人,弃之如敝屣,铸下了弥天大错。

    张静一看得想笑,这李文达,是拿赵匡胤来骂天启呢,读书人骂人,还真是拐弯抹角啊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张静一便抬头道:“陛下只需批红八个字,那李文达便会自惭形秽,乖乖来认错了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在旁乐了:“咱厂卫数万人,尚且不能教人认错,陈百户就只需八个字吗?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也觉得张静一是吹牛,不过想到张静一救驾之功,便耐心问道:“哪八个字?”

    张静一道:“这个……不好开口。”

    不好开口……

    莫非是什么不可描述的内容?

    天启皇帝和魏忠贤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显然是觉得张静一有些胡闹,所以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倒是魏忠贤道:“不妨陛下让他写下来,试一试,有何不可呢?”

    “好,你便用朕的笔墨纸砚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这……卑下不敢……”张静一很谦虚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便摇头道:“你卖关子倒是胆大,现在怎么却临阵退缩了?朕就看不上那种左不敢,又万死的人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静一倒也洒脱了,你妹,这是你让我干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不再客气,反正天启皇帝也不是什么正经人,所以直接取了朱笔,捏住了,寻了一张白纸,而后写下了八个字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和魏忠贤都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,他们表面上还带着微笑。

    可当看清楚了这八个字,脸上的表情却是凝固了。

    魏忠贤更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则是瞠目结舌地顺着字念道:“呜你爷头,呜你娘头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在旁道:“陛下,这……这是骂人哪。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瞪他一眼:“朕难道眼瞎吗?怎么不知?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随即目光落在张静一的身上:“你教朕骂人?”

    这何止是骂人,而且是最粗鄙的骂人,已经和市井的妇人们问候对方祖上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定定神道:“你教朕这样回复那李文达?”

    张静一立即信誓旦旦地道:“只要李文达看了陛下回复的旨意,一定惶恐不安,立即入宫请罪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便道:“这样骂人,岂不是将陛下陷于乡野村夫的境地吗?到时只怕要惹的天下震动,现在只是一个李文达,到时还不知有多少个李文达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本来李文达骂了也就骂了。

    皇帝咽下这口气,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就算咽不下这口气,那就一不做二不休,将这李文达廷杖了便是,打死也就打死。

    可你张静一,还真是个糊涂虫啊,竟出这样的馊主意!

    若皇帝这么一骂,那些忍气吞声的大臣们还了得?这些年来,还不曾见过皇帝直接下旨问候对方爹娘的,到时就算是没脾气的人,只怕也要惹出脾气了。捅了这么个马蜂窝,效果比厂卫下驾贴抓人还要差。

    天知道翰林院,还有都察院的那些大臣,会闹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面上也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张静一忠则忠矣,就是和魏忠贤相比,缺少才能。

    张静一却道:“可是卑下可以保证,只要旨意到了李文达手里,他绝不敢再惹是生非了。”

    天启皇帝一脸狐疑。

    魏忠贤听着忍不住想笑,此时……他对张静一也是有些失望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魏忠贤是个爱惜人才的人,虽然他身边的走狗不少,却也有不少真才实学之人在他的左右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魏忠贤心里想:“可惜了,本以为是个有本事的,谁晓得是个糊涂虫,原本还想收他做孙儿,现在看来,至多也只能做曾孙了。”

    魏忠贤心里一面想,一面开口道:“哦?陈百户的话,说的是否太满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张静一知道自己做的事令人匪夷所思,不过现在他也不急于为自己辩解,只能信誓旦旦地道:“这一切都在卑下的掌握之中,若是卑下做错了,到时就请陛下和魏公公严惩我便是,我敢用人头作保。”

    这话……就很重了。

    命都不要了?

    天启皇帝还是觉得很不靠谱。

    人家上书骂他,他当然很生气,骂回去也没什么,可直接用这样粗鄙之言,这只怕要让天下人笑掉大牙吧?

    他抬头看了一眼魏忠贤,想征询魏忠贤的意见。

    魏忠贤则是面带微笑,你张静一要找死,自然也就由着你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道:“陛下,奴婢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提出这样的要求,既然张百户非要用人头作保,奴婢附议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家早上好,喜欢这书的朋友记得收藏和投票哦,老虎万分感谢!你们的喜欢,必是老虎最大的码字动力!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  [ www.paitxt.com ] ?派小说网? 更新快无弹窗☆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