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:兄弟同心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?派小说网? [ www.paitxt.com ] 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一路回府。

    张静一不是没有想过,将这宫女带到张家,会有什么风险。

    可眼下,他根本找不到一个绝对安全的住处。

    马车直接进入了庭院。

    因为动静不小,所以隔壁的邻里传出狗吠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张天伦和王程匆匆出了庭院。

    这爷俩本是半夜里喝酒呢,也不知邓健半夜去了哪里,张天伦正在埋怨。

    可现在掌了灯出来,一见马车,再见张静一抱着一个气若游丝的女子出来。

    张天伦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王程是老实人,骤然间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,突破男女大防,不忍直视啊!

    邓健则心急火燎的跳下车,借着灯火去看宫女,眼睛直了,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地抖了抖,这时候他才开始询问:“静一,这是谁?”

    声音里,带着几分羞怒。

    他自觉得自己也算是风流倜傥,现在竟不如一个十五岁的小弟弟。

    在灯火的映射下,张静一看到宫女那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皮微微的张了张,显然宫女已苏醒了,心下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邓健的问题,而是道:“大兄,去取一些温水来,还有……预备一些驱寒的药。噢,对啦,要切记,她有身孕,不能乱吃药,就给她煮完姜茶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有了身孕,邓健心头一震,顿时耷拉起来,用很复杂的眼光看着张静一。

    张天伦则是一脸忧心的样子,待张静一把一脸虚弱的宫女放到房里的床榻上,便立马将张静一拉扯到了一边,用一种过来人的眼神看着张静一:“静一啊,你……还未娶妻,怎么就在外头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

    张天伦摇摇头,苦笑,不知是喜是忧,语重心长地道:“你还记得爹经常跟你提起的三叔公吧,实不瞒你,你三叔公年轻的时候,也是个倜傥的人,他和一群人厮混,后来还和一个烟花女子有染,有一次,他带了那女子回来,说那女子有了身孕,也如你这般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张天伦无语地看向漆黑的苍穹,嘶哑着嗓音道:“可你猜后来怎么着,后来孩子是生下来了,你三叔公也尽心照料,可结果呢?结果过了小半年,那孩子的亲爹找上了门来,原来这孩子竟不是他的,也难怪当时那女子,只怀胎八月便生了,可孩子生下来,竟有七斤重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身躯一震:“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骗你不成?”张天伦认真地道:“为此,你三叔公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不由道:“可是三叔公不是因为去岭南卖皮货气死的吗?”

    他还要问,另一边,王程已取了温水和姜茶来,只是王程是老实人,不敢上前,倒是张静一亲自给宫女喂了姜茶,宫女的呼吸才渐渐均匀。

    带着众人走了出去,待宫女在房中换上干爽的衣裳,张静一才又进了房中,擦看宫女如何。

    倒是站在门边上的邓健,远远打量着宫女,怦然心动,禁不住道:“静一,你何时在外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胡说。”张静一很认真的道:“我是半途救了她来,我和她没有什么干系!”

    邓健一听,似乎觉得张静一不像骗人,于是又恢复了热情,嘘寒问暖地对宫女道:“你一弱女子,怎的突然掉在那里了?莫不是姑娘是在那自寻短见的?哎呀……孩子的父亲是谁?世上竟有这样丧尽天良的东西,薄情负心人吗?大妹子,你别怕,有我在,若是孩子没有爹,我自认……”

    这宫女对于邓健的话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她大抵已熟悉了这院落里的所有人际关系,只略一想,居然拖着疲惫的娇躯,缓缓走到张天伦的跟前,而后噗通一下,拜倒在张天伦的脚下:“小女子落难,幸得张百户相救,恩重如山。您是张百户的父亲,在小女子眼里,便如再生父母一般,若是您不嫌弃,小女子愿拜为父,从此是在这里为奴为婢也好,是当牛做马也罢,只愿能以女儿之礼事父,以妹之礼事诸位兄长。”

    她这般一说,这边张天伦已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邓健却是血都凉了,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,嗡嗡的响,两腿软绵绵的。

    张静一这一刻,骤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父母双亡,全家罹难,又在宫中打熬过的女子就是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宫女想要留在张家,又要保全自己清白的名声,除了认亲之外,便没有其他的办法,否则……外头的人不知要说什么闲话。

    可一旦认了自己的爹做爹,就不一样了,她变成了张家的女儿,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在这里分娩,而且她的孩子,在将来也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张天伦没想到天上掉下来一个林妹妹,不,掉下一个女儿,此时脑子已转不过弯了,天知道这时他是喜是忧,喜的是至少儿子没有误入歧途,学那三叔公。

    忧的却是,这女子来路不明……

    张静一趁机在旁道:“爹,你就从了……不,你就认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儿子,沉吟良久的张天伦终于叹了口气道:“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天伦又板着脸,眼里掠过了精光,极认真的样子道:“老夫知道你的来路不明,而且也知道你的身份不一样。只是我这个儿子啊……将来我张家……罢罢罢……不说这些了,你原籍何处,姓什么叫什么?”

    宫女惊喜道:“从父亲认我为女这时起,我便没有原籍了,和从前的姓名也没有了任何的瓜葛,从此我便姓张,至于名儿,年幼时,身边人叫我素华。”

    张天伦这时才欣慰地点点头,他本来觉得这一对狗男……不,是张素华和张静一合伙起来套路自己。

    可这张素华却是从现在起,斩断过往的一切联系,某种程度,也是为张家规避掉一些风险。

    张天伦这样的人,怎么会不晓得这女子的来历蹊跷,甚至极可能会惹来什么祸端。

    而现在张素华此时咬死了一切从新,其实意思也是说,将来就算某些事泄露,她自是一口咬定,一切都是她自己投奔来张家,最后在张家寄居。

    张天伦倒不是铁石心肠的人,否则,早就将自己的儿子拍死了,张静一能活的这么大,已证明了张天伦的心性良善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道:“起来吧,时候不早了,你赶紧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张天伦随即回头,凝视看了一眼自己三个儿子,深吸一口气,厉声道:“邓健,静一,回头我再找你们算账,不过……现在有一件事,你们却要谨记着,今日的事,与咱们休戚相关,谁也不可在外头胡说八道,至于素华,就说是老夫故旧之女,因为父母早亡,因而被老夫收为了干女儿,对了,她的身份,办了吗?”

    张天伦是何等聪明之人,一下子就想到了儿子是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张静一道:“托给二兄办了。”

    邓健便点头。

    张天伦嗯了一声:“都去歇了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一大清早,张素华便起来了,昨夜折腾了一夜,她身体显得有几分病容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孕在身,虽然腹部还没有隆起,行动也有一些笨拙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张家的厨房里,便升起了炊烟。

    等张静一起来,才发现一家人围在饭厅里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妹子做的饼子好吃。”王程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邓健眼珠子围着张素华转。

    张素华则微笑地看着邓健道:“二哥,是不是不合你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邓健一听一句二哥,仿佛又像被针扎了一下,半天竟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张静一见状,一面拿了一个饼往口里塞,一面道:“妹子,你有身孕,昨夜又受了风寒,该好好歇着。”

    张素华摇头道:“这可不成呢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竟露出几分少女的憨态,似乎逐渐开始融入进来,翘起的鼻子微微一皱:“家里没有女眷,指着爹和三位兄长早炊吗?好啦,你们赶紧吃了,早些当值。”

    张静一这时才恍然发现,此时的张素华,虽已有身孕,可此时,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年纪,放在后世,其实不过是个孩子罢了。

    张静一抖擞精神,也不客气了,一面夸赞这饼好吃,一面踢了踢邓健的脚:“二哥,我正午才去当值,待会儿我去看看铺面,再过几日,咱们铺子就要开张了,就指着这个发财呢。”

    邓健神情落寞,像极了失恋的样子。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  [ www.paitxt.com ] ?派小说网? 更新快无弹窗☆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