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:皇帝出巡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 ?派小说网? [ www.paitxt.com ] 更新快无弹窗☆

    天启皇帝很郁闷。

    张静一救驾有功,御史就弹劾张静一。

    这摆明着是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其实天启皇帝某种程度,在百官那儿未必真有什么面子,至少许多人就不怕他。

    现在既然张静一喊冤,那么索性就查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魏忠贤当然也不敢声张,于是换了一身常服,带着数十个禁卫,便匆匆出发。

    而天启皇帝出发的当口,却早有宦官前去都察院联络御史韩林。

    韩林在自己的公房里得知了讯息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御史是清流,几乎没有油水,可是名气却很大。

    因此,想要在许多的御史里脱颖而出,韩林当然巴不得成日弹劾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未必算是什么阉党。

    只不过有人给他提供了一些张静一的讯息,让他迅速的意识到,若在张静一身上做文章,尤其又涉及到了遗孤的事,势必可以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他第一封的弹劾奏疏送进了宫里,宫里没有任何的反应,将他的弹劾奏疏留中不发了。

    这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,此时他越发的觉得,这张静一是一条大鱼,于是继续弹劾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搜罗的证据更加齐全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之所以能如此的顺利,其实也是因为宫里有人给自己提供了一些消息。

    于是他一鼓作气,继续弹劾。

    终于,功夫不负有心人,陛下居然要亲自来问此事,这就意味着,从今天起,他就要名扬天下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出宫?”

    宦官面上没有什么表情,对于御史,宦官们一向是敬而远之的,只回了一句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韩林义正言辞地道:“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何况是皇帝呢?陛下应该待在宫中,才可保安全无虞。”

    宦官没接话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显然韩林暂时顾忌不上这个,毕竟天启皇帝浑身都是漏洞,御史们早就骂累了,他现在关注的是张家一案,这将是锦衣卫欺压百姓,横行不法的典型案例。

    “陛下要往哪里?”

    “要往清平坊!”

    “清平坊!”韩林正色道:“老夫这便去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出发,火速赶到大明门。

    而在大明门,果然恰好此时有一辆车马出来,这车马很普通,显然陛下这是想要微服出访。

    于是韩林在御道上将车马截住,红光满面道:“陛下,臣韩林……”

    马车停住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掀开了车帘。

    然后用一种冰冷的目光扫视了韩林一眼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韩林讨了个没趣,却发现……马车两边,有几个骑马的人,为首一个,当然是魏忠贤。

    韩林对于魏忠贤虽然害怕,却也不敢多接近,毕竟……御史和阉人关系太近了,影响自己的声誉。

    而在魏忠贤的后头,除了几个宦官之外,却见一个少年穿着钦赐的麒麟服,步行随扈。

    韩林知道张静一年轻,又见他小小年纪穿着赐服,心里便认定这就是张静一了。

    他是二甲进士,当然看不起这些粗人,便也懒得招呼,只乖乖随着皇帝的车驾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皇帝出宫,目的地肯定是有的。

    弹劾奏疏里……韩林举证过一个叫刘四的人家,这刘四便是遗孤,父亲因公而亡,和自己的老母相依为命,而张家不顾他们的死活……抢占了刘四家的土地!

    当然……按理来说,这地是陈煌当初抢占的,可陈煌抄家之后,张家接手了这块地,论起来,张家不过是接替了陈煌,成为了新的吸血鬼罢了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决定亲去清平坊那儿走一趟,先从刘四这里作为突破口。

    坐在车驾里,天启皇帝想着王太妃的话……做皇帝的便是要明察秋毫,才可以分清是非,洞察人心。

    本心上,天启皇帝有些顾虑,他甚至生出害怕知道真相的心情。

    倘若这张家当真是如此,那么朕该怎么面对呢?是他救了朕的性命啊。

    与天启皇帝相反,魏忠贤的心情不错,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张静一,倒不是真想将张静一置之死地,此时的魏忠贤,更多的像是猫戏老鼠一般,他想要得到的……是张静一的心。

    用后世的一首歌来形容的话,那么此时魏忠贤大抵是想让张静一乖乖跪在自己的脚下唱一首《征服》。

    张静一骑着马,听说自己盘剥和欺压了一个叫刘四的人,他的内心大抵是懵逼的,这人……我不认识啊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是王大哥或者是邓二哥……

    不对,不对,他们现在每日都在流着眼泪卖棉布,还有这个心情?

    这一路穿梭过繁华的里坊,内城各坊……都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可慢慢的接近清平坊的时候……很快,味道就不对了。

    首先就是各种臭烘烘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车中的天启皇帝,也不禁皱眉起来。

    他掀开帘子,便见许多低矮的民房,非常局促的拥挤在一起,民房大多都是夯土制成的,没有用青砖,道路开始变得崎岖,以至于马车也变得异常的颠簸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天启皇帝不得不下车步行。

    领头的乃是一个宦官,这宦官已经查明了刘四的住处,终于……在许多的污水和垃圾之中,宦官在一个地方驻足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低矮的庐舍,占地很狭小,两边都和隔壁的庐舍挨在一起,共用一堵墙。

    只见这门前正蹲着一个头发发黄,蓬头垢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一见有生人来,蓬头垢面的孩子便像受惊的小鸟,一下子便跑开了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看到了孩子,本来还想打个招呼,以示自己的慈和。

    谁料那孩子疯了似的跑了,于是天启皇帝精心准备好的笑容便僵硬着,慢慢凝固。

    他随即打量着四周,不禁皱眉起来。

    身处在宫中,虽然偶尔也会出宫,可去的地方,无一不是达官贵人们出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此,天启皇帝第一次知道,就在这天子脚下,竟有这么一个所在。

    不只是那隐隐带着恶臭的气息,还有无处不在的污浊,甚至是这根本没办法遮风避雨的庐舍,无法下脚的泥泞,都让天启皇帝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宦官想要先上前去叫门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则是回头看了张静一一眼,这个时候……他的心情大抵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他无法想象,张静一居然这样的狠心,难道只为了贪图钱财,连这些可怜的遗孤,都要压榨?

    天启皇帝深吸了一口气,却是制止了宦官叫门,而是亲自上前,推开了柴门。

    外头的动静,终于还是被里头的人察觉了。

    有人开了门,却见一个二十一二岁的汉子,一瘸一拐的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衣衫褴褛,虽是显得年轻,可肤色却很糟糕,黝黑得像黑炭似的。

    他的腿应该是得了什么脚疾,走起路来,一深一浅的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就是刘四。

    刘四突然见这么多人来了,显得有些惶恐:“你们……寻谁?”

    “你是刘四?”天启皇帝上前。

    刘四踟蹰了一下,点头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站在一旁的韩林顿时兴奋起来,其实他没来过清平坊,原本早想来一趟,只是还没靠近,便被恶劣的环境劝退了,如今捏着鼻子跟着陛下来,见这刘四这样的惨状,他心里便笃定了大半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旁若无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好像自己才是刘家的主人,居然也不等刘四同意,径直进入了屋舍。

    屋舍里很昏暗,没有灯光,一股霉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而在地上,是一些麦秆,麦秆除了铺成了睡榻,睡榻上,一个老妇便这样斜躺着,没有一丁点的动静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地上……是一个陶碗,陶碗里盛着什么,这里昏暗,天启皇帝看不甚清。

    刘四已察觉到这些人的身份不同一般了,他战战兢兢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天启皇帝道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小人……小人在进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进食?”天启皇帝目光才重新关注残缺的陶碗,道:“吃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一面说,一面蹲下,将这陶碗端起来,凑近一看,便觉得胃里翻滚,很倒胃口。

    ☆免费小说阅读  [ www.paitxt.com ] ?派小说网? 更新快无弹窗☆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